当前位置:朱丽娜情感便宜职业装,为什么小城市白领的职业装比大城市白领要便宜
便宜职业装,为什么小城市白领的职业装比大城市白领要便宜
2022-11-07

衣服是需要花钱的,最便宜的一件衣服也比简单的一顿饭贵出很多,所以,这方面如果不注意,会出大漏洞的。因为白领是体面的身份,一两件合体昂贵的服装是必备的,衣服能给人增加自信,这点毋庸置疑。

爱荷华市,一位白领人士所“必需”的职业装,价钱只相当于曼哈顿或洛杉矶同类人士所需的一半。石家庄市,一位职业人士所“必需”的职业装,价钱只相当于北京或上海同类人士所需的三分之一。

要给人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,穿着干净的补丁衣服可不行。我们必须穿得比大多数人要好。这就使得人人都有动机在衣服上多花钱、少俭省。可要是人人都在衣服上多花了钱,外观的相对标准也就提高了。

人们挣的钱越多,越愿意在大多数消费品上花钱。汽车和衣服也不例外。郑州市城调队一项调查结果显示,2006年,郑州市民的可支配收入增加了13.6%,达到10977元,市民在花钱上也大方起来,其中的7398元都用于消费。2005年居民家庭人均衣着类支出844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30.8%。其中购买服装支出为621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35.4%,购买服装占衣着类支出的73.6%。居民购买服装的单价比去年同期高23.9%,服装档次提高。

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李书福的穿戴最为著名的是他的那双鞋。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,李书福曾当场把鞋脱下来展示给观众。他坦然地说,这是浙江一家企业生产的皮鞋,物美价廉,结实耐用。“今天太忙,没来得及擦亮,擦亮是很好看的。”他很生活的说,“鞋子作为行走的工具,结实耐用就可以了,没有必要去刻意追求什么。”

让人们津津乐道的还有李书福的衣着。平常在公司的时候,李书福常常身着工作服、头戴安全帽出现在工厂车间里。有外事活动时,包括随国家领导人出访、与国外合作伙伴签约、出席“两会”等等,总是那身藏青色的西装。一次,李书福在接受采访时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,说:“这是我最贵的西装,也只是和其他高管一样的工作服。”他说,我从来没穿过上千元的西装。

李书福虽然是有钱人中的一个例外,但毫无异议,富人在衣服和汽车上花的钱都比穷人多。但收入并不是此类支出的唯一决定因素。比方说,假设收入和品味都类似,可律师花在衣服和汽车上的钱就比大学教授多。为什么会存在这一差异呢?

我有一个朋友,刚刚上班就买了一套很名贵的西装,我们都笑话他很奢华,他却无奈地说,没有办法,我们要长时间出去和客户打交道。在人们的眼中,人们挣钱多少和花钱多少成正比关系。人们的能力高低,和他们在竞争性劳动力市场上所得到的薪水,也成正比关系。合在一起,所以,我们可以根据一个人穿什么样的衣服,或者开哪种车子,粗略地猜测一个人的才能高低。而这些白领也会更加注重自己的穿衣以及出行的工具。

这种说法,用在某些职业上比另一些职业更准确。比方说,有才能的律师,需求量大,收费高;而最有才能的教授,也往往比其他能力稍差的同事收入要高些。而根据对方穿什么衣服、开什么车来利断其潜在能力的高低,用在律师身上比用在教授身上更准确。倘若客户想聘用业务纯熟的律师,必然会拒绝一个开着锈迹斑斑、车龄10年的雪弗兰的家伙、反之,倘若一位化学教授开着同样的车,学生毫无理由怀疑他的能力。

对潜在客户来说,律师开什么样的车,能暗示出其能力的高下,那么,律师肯定会在汽车上多花钱,充分利用这一信号的暗示含义。只要律师们在这一支出竞赛上较上了劲,从平均的角度来看,最有能力的律师还是会开着最昂贵的车。可也有不少人会因此在汽车上花掉超出预计的钱。简而言之,律师在汽车和服装上面临更大的压力,因为对他们来说,要是客户由于这些信号误会了他们的能力,代价未免太大。没能跟同事保持同等支出水平的律师,会显得比真实能力要差些,正如没能在打架时竖毛的狗,会显得比实际体格小一些。

反之,教授们最重视的专业成就,并不因为他们在衣服或汽车上花更多钱就更容易实现。教授希望自己的论文发表在顶尖学术期刊上,希望自己正在研究的课题能得到资金赞助。可负责做上述决策的人,一般并不在乎教授穿什么衣服开什么车。